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新闻资讯

歌手培训,流行歌曲演唱技巧杂淡

* 来源: * 作者: * 发表时间: 2020-02-24 0:04:05 * 浏览: 0
每个人的嗓音都有其特定的音色。固然这种音色有一定的伸缩性和可塑性,但嗓音的调整改动是有限度的,超出了限度,就会惹起发声器官的疲倦。时间长了,还会引发病变。有许多声音甜美的歌手就是由于盲目模仿沙嗓子而毁坏了声带。断送了自己的艺术前程。歌手培训 假声与气声       所谓“假声”是指演唱时经过有认识的控制而只使部分声带发作振动所发出来的声音,这种声音比由整个声带都振动的“真声”要高要弱,而且音色有一种晶亮透明的觉得。 大部分盛行歌手(无论男女)是用真声演唱的,以获得一种自然、亲切、贴近口语的作风。有些女歌手(如齐豫、黄莺莺)在演唱音域较宽、艺术性较强的歌曲时则以假声为主的。男歌手在演唱伴唱声部经常用假声,如美国的“西蒙与伽芬科尔”重唱组中的伽芬科尔,和台湾“优客李林”重唱组中的林志炫等。这也是乡村音乐作风重唱的一个重要特征。但像“摩登说话”(Modern Talking)中的主唱那样的纯用漂亮的假声来演唱的男歌手是不多的。   发出漂亮的假声的关键是要有比较高的发声位置,在运用假声时要留意真假声之间衔接转换的光滑流利,不能有断裂。普通说来,假声比较缺乏力度,但在必要时也可将假声转换成一种半真半假、半嘶半哑的叫喊。许多重金属摇滚乐歌手就喜欢用嘶哑的假声来演唱。 假声还可以作为一种修饰声音的方法,将真假声别离在一同的“混合声”能产生一种温和、细腻、略带飘渺的艺术效果。比较一下童安格与屠洪纲演唱的《生命过客》,前者是用地道的真声,然后者用的是介于真假声之间的音色来演唱的。刘欢和齐秦演唱的《大约在冬季》也有这样的区别。 童安格的《忘不了》、伍思凯的《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你》所运用的真假声间的突然转换,朱哲琴的《一个真实的故事》结尾处用假声演唱的华彩段,都是盛行歌曲中常见的假声应用方法。惠特妮.休斯顿的《一切的爱都留给你》中先用温馨的混合声在中低音区悄然吟唱,然后用挺拔高亢的真声将歌曲逐渐推向高潮,及至歌曲的点,突然改用极漂亮的假声。这是在演唱中运用真假声的转换变化来表现起伏跌宕的情感的一个的范例。 国内常有所谓的“气声唱法”。其实“气声”并不成其为一种“唱法”,而是一种声音运用技巧。气声本无语作风上下之分,关键是不能滥用。若能抓准机遇,运用得当,可以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如美国歌星莱昂纳尔.里奇演唱的《你好》(Hello)在副歌处先是用激昂的声音反复铺陈,最后用气声悄然送出一声“I love you”,很有表现力。台湾的邓丽君也是一位十分擅长运用气声的歌手,与气声类似的还有“泣声”和“破音”。运用时也必需非常的谨慎。 “泣声”就是在歌声中掺入一些抽泣、呜咽的成分。包娜娜演唱《掌声响起》中“我的眼泪忍不住掉下来”的“掉”字上就非常得当地加了一点“泣声”。玛多娜唱过一首《这里爱情不复存在》(Love is not here any more),自始至终“泣声”不绝,但在细致处置上很有层次。先是悄然抽泣,然后从呜咽到放声痛哭,直至泣不成声。盛行歌坛上还有一些被称为“催泪人”(Tearjerker)的歌手,如美国的埃迪.费谢(Eddie Fisher)、汤姆.琼斯(Tom Jones),他们的声音中总是带着一些“哭泣”。张学友和潘越云也擅长在演唱时运用“哭腔”。以强气流冲击声带所构成的“破音”也是一种很有表现力的声音装饰技巧,刘欢演唱的《我心中的太阳》最后一句中的“我”字上就用了一点。 摇摆 盛行歌曲的伴奏部分普通都有一个打击乐器和低音乐器提供的基本节拍,这个基本节拍常常是比较稳定而鲜明的,而演唱者通常会在这个伴奏节拍之上对旋律的节拍作一些细微的伸缩变化,以打破其律动的方整性。这种处置称为“摇摆感”(Sense of Swing)。 在长音之前常往后拖一拖: 《故乡的云》 有时又往前赶一赶: 《痴痴的等》 各种大拍子的连音(如四分音符的三连音)也是构成这种节拍变化的常用伎俩: 《无尽的爱》(Endless Love)    经常运用切分节拍是盛行歌曲的一个重要特征。欧美盛行歌曲中经常会呈现长时间的连续切分,使伴奏中的基本节拍与声乐主旋律之间构成错位,构成一种“悬浮”的效果。    如“比吉斯”小组(Bee Gees)演唱的《你的爱有多深》(How Deep is Your Love):    还有的歌曲中运用了许多细微的切分节拍,能产生一种共同的韵律。如美国歌星迈克尔.杰克逊演唱的《挽救这世界》(Heal the Worle): 华彩    华彩是演唱者对歌曲的基本旋律中止即兴装饰变化的一种伎俩,在民间歌曲、古典美声歌曲的演唱中都很常见,在盛行歌曲,特别是爵士作风的歌曲中,更是一种十分重要的表现手法。    电影《监狱枭雄》(Unchained)中有一段器乐演奏的配乐,其中的一段旋律是这样的:    “棒小伙”(Righteous Brothers)演唱组唱的《锁不住的旋律(Unchained Melody)是将这段旋律填上歌词而成的。他们在演唱时用旋律华彩的技巧来加以修饰,这段旋律就变成了这样:    电影《保镖》中的插曲《我将永远爱你》(I Will Always Love You)原先也是一首纯朴的乡村歌曲,惠特妮.休斯顿在演唱时参与了许多花腔,使歌曲变得华美豪迈:    花腔还经常作为一种“变奏”伎俩,在乐句或乐段重复时运用,以使音乐获得更大的展开动力,就像台湾歌星杨庆煌演唱的《会有那么一天》中那样:    有时花腔还可作为伴唱,与未经装饰的旋律原型同时陈述。下面是英国歌星罗德.斯蒂沃特演唱的《飞行》(Sailing):    歌曲的结尾处也是展示花腔的好机遇,如美国黑人歌星阿隆、奈维尔演唱的《无需知道太多》(Don\t Know Much)的结尾: 华彩需求高超的演唱技艺。歌手必需关于真假声转换、颤音、顿音和快速的旋律跑动等高难度技巧都能驾驭自如。华彩还需具备即兴创作旋律的才干。这种创作并不是毫无根据的凭空捏造,而是以歌曲的旋律走向、和声框架、心情展开和艺术作风等要素为依据的。就其本质而言,华彩是歌手在处于高度激情状态中的一种下认识的表现,而这种表现的成败优劣则取决于歌手平常的艺术觉得、修养和积聚。 网站标签: 歌手培训